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从准格尔旗一村官被举报涉黑涉恶七年仍未果,看他的“保护伞和利益链”

2020年11月30日,内蒙古准格尔旗二旦桥村村民贾某向准格尔旗纪委、监委、旗纪委举报中心、旗有关领导等投出了第892封《实名举报信》 !    

实名举报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委主任邢某占等人涉黑涉恶、把持基层政权、贪污造假、侵吞巨额集体财产。    

但至今仍然未有任何结果!

但至今仍然未有任何结果!

但至今仍然未有任何结果!

舆论拷问: 892封实名信举报“涉骗涉恶村官”无果,谁在背后撑腰?

据统计,截止到2020年11月30日,二旦桥村民贾某寄送“关于邢某占等人涉黑涉恶、把持基层政权、贪污造假、侵吞集体财产的实名《举报材料》”和“公开信”等已达892封。这些实名举报信投寄给了准格尔旗纪委、监委白雁书记、鲁攀林副书记、旗纪委举报中心及准格尔旗其他有关领导,要求坚决查办“不称职”村官和其背后的保护伞,但至今尚无任何调查结果!

据二旦桥村民们介绍,他们早在2014年3月26日,就将一份含有42位村民签字的联名诉状(关于村委委员邢某无度挥霍公款,利用职务便利骗取利益等相关事宜的诉状),交给内蒙古准格尔旗纪委监委一位赵姓主任,后由高飞具体负责办理,但至今无果。

与此形成强烈反差的是,中纪委《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新闻报道,《村民写了一封举报信,“回信了”》 。

2019年5月,黑龙江省富锦市长安镇兴民村村民刘春福(化名)写给纪监委的信:

“2017年5月10日,王茂君、王海丰父子又把村中的机动地抢种了,15.7垧,村负责人报警都不管用。王海丰不怕任何法律,横行乡里,我们实在没办法,特向纪委举报问题,请给我们兴民村的村民一个公道,还我们村民一个太平。”      

2019年7月5日,黑龙江省富锦市纪监委闫涵给刘春福回电话: “老刘大哥,告诉你个好消息,王海丰已经被立案调查了,我们一定查清楚问题,绝不辜负乡亲们的信任。”

8月5日,“王海丰案”顺利办结。9月19日,王海丰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中纪委网 张琰)

一目了然的事实,为何总是监管缺失、无人过问?

据二旦桥村民贾某治绍,关于二旦桥村村主任邢某涉嫌违法违纪的详细材料,他专门向准格尔旗公安局扫黑办进行举报,后准格尔旗公安局将此案移送到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公安局。鄂尔多斯市公安局扫黑办在督查此案过程中,同样发现邢某占涉嫌行贿罪。鄂尔多斯市公安局和伊金霍洛旗公安局两级公安机关经过多日、不分节假日,认真细致地调查、取证和落实,均发现邢某占涉嫌行贿罪!

伊金霍洛旗公安局扫黑办随向准格尔旗纪委发函请求彻查此事!

鄂尔多斯市公安局扫黑办向鄂尔多斯市纪委发函请求就此事进行查办!

但至今没有任何进展和结果。

据了解,这件历时7年多的实名举报,在去年国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得到了上级有关部门和领导的高度重视。骗取补偿款的一小部分人员已得到法律的惩罚,实名举报的冰山一角已撕开小口。

据2019年1月16日纪委通报和内蒙古自治区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2019)内0627刑初351号】显示,邢某良通过不法手段把其儿媳(邢某冬爱人)从非农业家庭户口变更为农业家庭户口,并由沙圪堵镇派出所迁移至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获得有户补偿安置费60000元,水窖及水管、网围栏补助142064元,取暖补助3000元,共计205064元。在扫黑办的督办下,此案当事人邢某等人已被伊金霍洛旗人民法院按照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而受罚。

上述诈骗案件中,二旦桥村委主任邢某占(为邢某良的堂弟)涉嫌利用手中职权,出具“虚假”户籍证明,协助其宗亲成功“骗领”征地补偿款共计205064元。另外,邢某占全家还涉嫌骗领征地补偿款近百万,但同属此案件中的实际经办人邢某占却安然无恙,村民们惊奇地称。

一边是全国各地持续发力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边是长达7年之久的举报,上级部门却视而不见,谁在背后撑腰?

这是舆论关注的焦点,也是村民们和网民们期待的真相。

2014年以来,内蒙古自治区纪委监察厅猛打“老虎”、勤拍“苍蝇”,开展解决侵害群众合法权益突出问题的“拍苍蝇”专项行动,着力查处发生在群众身边的“四风”和腐败问题。也正是从这一年开始,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社长邢某占被村民举报滥用职权,涉嫌造假、侵吞、骗取、贪污村民巨额煤矿搬迁补偿款。

村民们和贾某的诉求很简单,他们希望监管部门和有关领导站在最基层农民的角度,帮助村民、农村以及贾某个人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坚决查办不称职的村干部。 

二是坚决查办不称职村干部背后的保护伞。

三是坚定不移地依法公开村务。

四是坚定不移地依法公开政府信息。

五是坚定不移地打击黑恶势力和贪污腐败行为。

六是强化群众监督,严治腐败,确保政令畅通,取信于民。

据二旦桥村民介绍,2010年和2013年期间,内蒙古准格尔旗矿区发展协调服务中心、内蒙古准格尔旗大路镇人民政府、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业有限责任公司,先后两次征收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小不连沟社村民房屋及其附属设施、土地及地上附着物,实施整社移民搬迁。

村民们称,在内蒙古蒙泰不连沟煤矿对他们村进行征地搬迁过程中,现任村委主任邢某占涉嫌利用职务便利,以违规操作虚假户头、擅自改变冷库补偿价格、明目张胆进行索贿受贿、侵占个人道路补偿款、滥用滥支集体财产等方式骗取集体补偿款、侵吞集体财产,直接或间接把巨额集体财产输送给了他的至亲、宗族势力和黑恶势力,严重违反了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和政策,给村民和村集体经济造成了巨大损失。

举报邢某占涉嫌违法违纪的主要事实如下:

一是邢某占利用在征地补偿费发放过程中的职务便利,为亲友谋取巨额财产,其行为严重损害集体利益且涉嫌严重违法违纪;

二是邢某占在征地活动中向村民索贿,向大路镇主管征地补偿的领导侯某东行贿;

三是邢某占通过违规操作,放任宗族亲友重复骗取巨额征地补偿款;

四是违规将征地补偿款打入私人账户,后按照各种虚假名头支出,侵占挥霍集体财产,涉嫌贪污或职务侵占;

五是邢某占将村部分集体道路、其他村民承包地内道路认定为自己的道路,非法侵占公私合法财产;

六是邢某占利用宗族势力横行乡里,对涉及村民重大利益事项的重要村务信息拒不公开,其宗族势力常年来把持基层政权,已经在当地具有一定影响力,属于依法打击的“村霸黑恶势力”。

一件并不复杂的征地补偿事件,让准格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民们实名举报了7年之久,要是政策落实或措施执行需要多久?这不是简单的联想,而是深刻的拷问!这样的事在准格尔旗是第一次发生吗?

“保护伞”和“利益链”撑腰,是村民问题一直悬而未决的根本原因!

七年多来,村民们一直投诉、举报但一直无果。以至他们纷纷质疑,没有深挖村长邢某占及其背后的保护伞,是导致其举报事项没有任何实质性调查和处理结果的主要原因,也是黑恶势力没有得到应有惩罚的主要原因!

村民们称:准格尔旗大路镇二旦桥村村长邢某占把持基层政权、违法违纪、涉黑涉恶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为什么我们长期以来一直向众多部门反复多次实名反映,却得不到任何答复和调查结果?相关责任人也没有承担任何责任,涉事人员也一直逍遥法外?大有包庇纵容、充当“村霸黑恶势力保护伞”的嫌疑,不仅应当追究邢某占等人涉嫌违法的责任,更应当依法严厉追究相关包庇、不作为人员的责任。

在这一旷日持久的举报事件中,社会和舆论都在质疑,“涉黑涉恶村官”是被一张无形的网保护着,一条无形的利益链笼罩着。在保护伞范围内,“利益链”上的官员们都是极为安全的,因为在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利益链条上,处于高位的官员是绝对不可能让这一链条的任何一处出现问题的。因而,在这个利益链上,地方监管和执法机关是滴水难进的。否则,那么明显的涉骗、涉黑、涉恶、涉腐事实,不会多年来一直没有结果和下文。反而“涉事村官”不仅可以稳坐钓鱼台,还能“边腐边升”。

可见,这一张由“利益链”结成的保护网是多么的结实,完全可以让网内的“贪官们”放心大胆,肆无忌惮地不作为,无视民生诉求,无视监督规则、无视法律法规要求。

更可怕的是,官场“食物链”和“利益链”不仅使得贪官们结成团,起到了利益输送和保护伞的作用,而且严重地腐蚀了官场。

因此在扫黑除恶的专项斗争中,我们不得不正视官场“利益链”情形下反腐败的高难度。村官贪腐、涉黑涉恶固然可恶,但保护伞的被腐蚀和不作为更加可怕,它直接关系到我们党的政权稳定和执政党的生死存亡。

如何才能挖掉伞破掉网?打掉把持基层政权的“宗族恶势力”,使举报事件有结果,我们认为这不仅仅需要有关部门依法履行职责,更重要的是,须要把“利益链”拿到阳光下解剖,须要有超越保护伞能力和范围之上的有关部门来查办,才会割断这一“利益链”,才会把躲藏在背后的“隐形保护伞和利益链” 打深打透,一追到底。(齐阳  王志文)